当前位置:百科资讯 > 拓展学员心得 >
(2017一遁月)凡物352-365拾物1-16
发布时间:2017-07-02 作者:xinyue 点击:
(2017一遁月)凡物352-365拾物1-16
摘自: 快快
把自由框在视线内
以梦为马
都说江湖险恶
若定不住风波
只能任意浮沉
 
精疲力竭的奔波
在天下找自己的座标
到最后风自南来
心已向北
一池沧浪是故乡的温度
 
八字还没一撇
匆匆分道扬镳
远方的诗只容的下一人苦吟
让他人侧目吧
没等到春天
也会有一场大雪
-6月1日(352)
 
忘了歌词了
夏天还是来了
不安分的青春流逝着
每过一刻等待
便多一次分别
在夜露最浓的的时候
栀子花开了
 
一袭白色的长裙
月光无瑕
鼻翼飞过了蝴蝶
腐草为萤
-6月2日(353)
 
死水里开出的凤眼
香气是否带着苦底
倒影流年里
树又发了芽
江南的梅子还没熟
风雨却已翻过了墙
 
空气里开始有些躁动
不情不愿的烦闷起来
苋梗的尖叫声来的突然
夏夜的凉风带着千张的腐败
那些想念趁势愁生白发
趁花还没谢
彻夜狂欢
-6月3日(354)
 
云飘过来
猜不出
是藏着魔鬼还是天使
翻墨未必是一场雨的前兆
蓄谋已久的无瑕
被山遮了一半
 
向往那条崎岖的路
可以通向雷和闪电酝酿的中心
总会有一场雨突如其来
大地变的殷红
 
带着伞的更怕被淋湿
逃的好狼狈
江南柔成泥泞
谁说行路难
错过了踏青的时节
依旧游人如织
-6月4日(355)
 
世上掩耳的人太多
谨慎的看着脸色
一只蚊子在冠冕上叫嚣着
迎来聒噪的鼓掌
觑觎着饱餐的血迹
忘了痛痒
 
被烟火蒙薰太久
强欢着律吕调阳
一炉香烬是欲望的堆积
坐等着死灰复燃
 
风吹不动铃铎
庙堂里鼓乐齐鸣
一支竽出尽了风头
-6月5日(356)
 
去远方的念起
往往事与愿违
赖在寂寞里长眠
少了块墓碑
每一只雁衔云过
今年的草比去年的悲哀
 
翻过那座山
是心从肉体的一场偷渡
山隘上积雪如白骨般耀眼
乱马嘶鸣
再也回不了头
春天总是迟来
稀薄的无法沉醉
-6月6日(357)
 
江河变故
不一定是飞扬尘土
也许是波涛险阻
毎一步
暗生歧途
红尘丈许
孤身如何飞渡
 
轻舟如丸
经年成灰
早已物非人非
唯剩冷山横眉
红缨结霜甲
今朝丹田提剑起
冲关摧万壑
未必是平川
 
几经离乡是年少
风沙吹入了眼
睨顾忽有泪
-6月7日(358)
 
面朝大海的诗句
骗了多少人
来了又走
没有想劈的柴
没有可喂的马
等不及花开
心里容不下一块礁石
 
任由浪起
消瘦到骨肉分离
满身结着伤痂
如泪水般咸涩
一只海螺失了聪
冷落在了沙滩上
 
被遗弃的外衣不再伪装
从岩石到沙砾
填不满欲望
所有的幸福在断了音信之后
在一个人的国度
自吟自行
-6月8日(359)
 
原本是一条草鱼的笑话
突然一只苍蝇来捣乱
一锅豆腐太腥了
舍不得扇一记巴掌
 
莫比乌斯的绝望
是不甘心的徒行
演说者的脸松驰的垂到地
成了虫豸通天的阶梯
在霹雳未炸响之前
所有的衣冠一本正经
 
好看的蝇
妆点成美人的痣
迟暮时分
嗡嗡不已
-6月9日(360)
 
疲惫不堪的写下
原以为铿锵的文字
软似一场春风
鱼虫满腹
饱餐了半页悲喜
却无动于衷
 
忘了答应了谁
寄去一朵花开的消息
已是入了梅雨季
这么多年早没了新意
砚池潆了层水露
隔着琉璃 湿了一只鹅
 
睡莲还在做梦
游鱼也安静下来
不在意的吐了串水珠
让无聊的人去可圈可点
-6月10日(361)
 
熟透了的雨
渗在斑驳的墙缝里
像一件汝瓷在走心
蜘蛛结了尘网
王元章的梅花开了
隔着一首诗的风雅
 
酥骨与病酒
都在献着媚
每一句话噤若寒蝉
过不了秦淮的季风
拂不动一曲广陵
乌鸦们饥渴如焚
换了一身白衣
-6月11日(362)
 
好想给你写封情书
怎么读来却像个笑话
原来我们都不年轻了
纵使还有些留恋
却是提笔忘字了
 
说好的疯狂呢
往往半途而废
一颗舍不得吃的糖
放久了变酸了
那个夏天一去不返
 
只记得整月的雨下不停
直到精疲力竭
你说给我讲个笑话吧
听来如同我年少的那封情书
你说期待的杨梅还未熟
我说等这雨歇了
就会甜了
-6月12日(363)
 
恐怖是来自内心的
在觉的要窒息时无助
习惯了黑暗
却来了光亮
在快要失聪时
有了声响
分崩前的坚持
瓦解成砂砾
没有什么动地惊天
 
把囚衣叠的整齐
浆洗的发白
没有了咸涩与血腥
像一碗阳春面
撒着点奢侈的葱花
 
鼓盆而歌
是否一定要让死亡陪衬
欲望丰腴着肉体
早已挤不过牢笼的缝隙
-6月13日(364)
 
世界是苦的
每个人都想当一剂良药
忘了药本身的苦
甘草无处不在
 
日子显的力不从心
还是要强颜欢笑的过着
见不得他人的哭
如下了场暗涩的雨
整一个潮湿的季节里
自己的泪
已经融入血脉流成了河
-6月15(拾物1)
 
光从缝隙中来
煲着一碗趁热约鸡汤
同时安慰了僵死的鸡蛋
在破壳之后的所有碎裂
都是重生的代价
不再怜悯死亡
 
想在严丝合缝中喘气
变成极尽婀娜的魂魄
也是一场慌不择路的溃逃
从所有的缝隙中挤压自己的身躯
乔妆成莲花模样
 
头盖骨上的海岸线
思潮涌起
把最远的一点光亮淹没
-6月16日(拾物2)
 
一臂的距离
保持着陌生
空气里的呼吸显的很自私
每一节脊椎上都背着借口
愈来愈抛舍不掉
 
没有什么意外
可以打破漠然
光亮从另一个世界来
耀眼的无法声张
像发现了兵马俑
埋藏的色彩变的一片死灰
-6月17日(拾物3)
 
凌霄花开了
想起了第一眼的记忆
半截的枯萎嵌在砖墙内
安静的像个标本
等着重生的机会
 
初夏应有的气息
无非是一场欢喜
雨露渗在墙缝里
漫上二楼
溽湿了罗衫
 
裙摆边谢了一朵
顺手插在了耳鬓
就算一个人
也可以两情相悦
-6月18日(拾物4)
 
防止季节悄然而去
便把四季挤在了一起
原以为再无缺憾
为什么还觉的空无一物
本可以感触的凉暖
伸手不及
 
鲜花艳的似假
极致的绚丽拒人在田野之外
隔着一眼天涯的距离
夏天冷若冰霜
 
好好的守着最后的不近人情
在每一瓣花间流连
孤芳留给自赏
-6月19日(拾物5)
 
迷恋斜阳外的最后温柔
像初恋的终将分别
河水不再冲动
弥散开雾样的悲伤
 
那个伤口如花般绽放
撒上了青春的荷尔蒙
香气招展成谜
蝴蝶破了茧
一去不回
 
油壁车从哪座桥上经过
桥边的女贞开的正好
-6月20日(拾物六)
 
带一本诗经
去寻芳草
即使最平凡的生机
也活脱脱的风雅着
 
是及笄的初羞
是摽梅的微涩
垂露盈盈
映着弱草的侧颜
酒里浸着青相
偷偷先醉一场
 
一潭子水夜里一场雨
涨到了踝边
把诗经翻遍了
从花间到尊前
忽到了秋风画扇时节
 
需怎样的重逢
还能忘却到
只若初见
-6月21日(拾物七)
 
大地是幅拼图
我躺下寻找自己的座标
在移动的迷宫里
寻找对应的那颗星
在夜里
孑孓独明
 
光阴变的奇崛
镂刻在斑驳的肌肤上
是时间的刺青
与泥土边界着
浮云玉碎
卑微的守着片瓦
安放在屋顶最上
 
第一缕光亮到最后一抹斜阳
从佯装的坚强上拂过
温柔的割下一刀
-6月22日(拾物八)
 
百页窗没有上锁
可以令微笑自由的进出
佛陀给了你一座囚笼
你在困苦中妆扮出一座宫殿
物欲聚成的花瓣
等着跋涉而来甘露
 
偷窥着时间被分隔成纬度
那条最宽的阴影盼望着夏至
可以垂直起身躯
让阳光平躺
仰望头颅
 
那是在九重莲台上的拈花一笑
突然
冰河解冻
灯火阑珊
-6月23日(拾物九)
 
每一个台阶都安步就班
没有什么长腿可以一步登天
不去争谁低微谁高贵
每一步的踏实
才能不朽
 
这抹斜阳照的真暖
青石回归青石的本质
由上往下走来
更显的从容
 
如果没有心甘情愿的匍匐
巨人的肩上危机四伏
更上一层楼
风景换了个角度
-6月24日(拾物十)
 
不想和谁平行
只愿独自傲立
 
没有一笔到底的终老
多是坎坷成伤的气节
白墙外是黑的夜
唯有风知道哪一片叶子最硬
 
樊笼内彻夜的欢宴
酒肉中少了碗当季青菜
据说
霜打后的更甜
 
可现在还只是六月
哪来的飘雪
-6月25日(拾物十一)
 
脸色在阴暗的天色底下并不好看
拥挤的路口红灯很漫长
每座城市讳病忌医的样子
像便秘一样让人不爽
 
楼顶争着天际线
把辫子竖的好高
也想在沙漠与海水间矗立
一边是焦灼一边是咸涩
才发现没有什么暴富的资本
 
掘地三尺的家底
早已不合时宜
冠冕成了玩偶
沾满了铜锈
 
满大街的善男信女
故意丢下一分钱
看着人假装捡到
-6月26日(拾物十二)
 
说好的再见
忍住没有回头
目送一个背影
远比从此天涯更难
 
拖最后一个离开
时间像是皮筋
最后的痛不在距离
而是害怕崩断
 
香水没有凋谢
只是靠乙醇把自己灌醉
谁的情话如火早已厌倦
忘了如何燃烧才是最大的悲凉
-6月27日(拾物十三)
 
已辨不清容颜
是任由春风眩目
西厢下的私语
爬山虎听的很兴奋
蔓过了墙
翻在他人院
 
约在黄昏
可惜没有月
说好的私奔醉在半途
三更天了
突觉地上生凉
 
窗外蹲了只雪纳瑞
看见蝴蝶飞过
也会吃惊的吠几声
再继续装睡
-6月28日(拾物十四)
 
谁能脱的了风尘
连神仙也在争些供果
就餐与如厕之间
隔着一张床
我们不安的俯仰着在挣扎中挣扎
 
喝的酒多了没有醉彻底
粮食不再温顺
米饭越来越卑微
直到大地旱了涝了颗粒无收
诗骨嶙峋
皮之不存
 
还没脱了壳的麸
嵌在干皴的土地上
与晒黑的皮肤一样
风尘仆仆
 
灵魂,那个被高贵已久的灵魂
一夜间
饥肠辘辘
-6月29日(拾物十五)
 
绕过所有的伤疤
生怕再有触痛
尽管早已愈合成痂
一条蜈蚣爬过心头
捉也不是
放下也不是
 
苦笑久了竟然有了回甘
一千年前的莲花如梦初醒
我见你
白衣似月
每一个照面都像自己
 
最虔诚的匍匐
安慰成一剂灵药
在消亡之前
腐骨生肌
-6月30日(拾物十六)

上一篇:“小兵”,跟着“大兵”走!――涂鸦展示
下一篇:参加拓展,脱胎换骨

热门课程 更多>>
重庆红色拓展训练、重庆红色教育首选课程
重庆团队执行力训练营、打造狼性团队
重庆魔鬼训练,重庆企业特种部队训练营
名师大咖
返回重庆拓展训练网站顶部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金牌顾问刘老师 15922531988
金牌顾问值班咨询 023-61062227
全国客服 400-776-2236
重庆新三力拓展训练有限公司重庆新三力拓展训练有限公司